每次看到書櫃裡席慕蓉的詩冊我就會想起A,高一那年混在籃球場上,曾向A借幾本書,當中有本席慕蓉的詩集無怨的青春”,我記得那篇十六歲的花季”,文中道:「在年輕的時候,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,請你一定要一定要溫柔地對待他」,這是席對年輕之愛的見地。事隔廿年我打了電話給A,目的是向他道歉,多年前我也曾查到他老家拿到他的電話,雖然打了過去,但我仍然沒有致歉,或許A已忘了這事。


在高中時代因為對男生有恐懼感所以本來大伙都是朋友,就會莫名其妙不理人,A就是受害者之一,那種恐懼感會逐漸演變成逃避,看到A來我就閃了, 逃避再下一步便是態度不佳,A要搭車北上,單車想寄放在我家被我嚴詞拒絕,他問只是寄放單車為什不行呢?


高中畢業後幾年我檢視自己,明白自己內心的深層,覺得當時太不應該了,道歉不是為了減輕自己的內疚,但認為自己應該要這樣做,這麼多年我一直記得這事。


除了A還有B,B也是球友,他父親還是我羽球隊的隊長,那模樣同我父親很像,高二時,有天打完球B問我:他和他父親像嗎?我回答他:很像,舉手投足都像極了,結果聽到的卻是我不是我爸親生的”,我十分吃驚問B:你知道多久了,他告訴我很早就知道了。養父是他的舅舅,後來我想過這問題,B告訴我的目的是什?


一周後他說要去打工要買襯衫,叫我陪他去高雄地下街買,那時地下街還沒逢祝融,回來後我那該死的恐懼感油然而生,我只要一見他便害怕,他說學校校慶找我去我拒絕,又說和其他球友要去登山我也拒絕,偏偏之前邀他參加班上烤肉活動,只好硬著頭皮帶B,班上都是女生,既然B是我帶來的,自然坐在我旁邊,可是恐懼感讓我故意冷淡他,轉頭跟後面同學聊天, 一路上自左營出發到寶來,我沒和他搭上兩句話,幾個女同學幫我招呼他我也省事閃人,B是脾氣好陽光型的人,他沒問什,


後來要和球友去六龜泛舟我也拒絕,不料,B死於那次意外,那年他才19,白髮送黑髮的傷心欲絕使得B的父親瞬間蒼老許多,當他冰冷的屍體推出太平間,那臉和手還潤紅地生硬,像睡著了般,B死後我常探視他父母,B的母親得知B曾說要帶我跟他母親聊聊天,又過了幾年,我曾借住B,他家有兩間空房,B的母親說一間會西晒,所以準備B生前的房間給我住,問我會不會害怕,我算膽大的,不怕這事,住在他家一年我沒夢過B,不過,我感覺他的房間總是異常安靜。


時間過了廿年,B的妹妹已結婚生子,總算給雙親一點點安慰。


我檢視自己的錯誤,可以面對A,但卻無法面對B,那已經遲了.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鴻雁 的頭像
鴻雁

鴻雁~

鴻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