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/26長征第五天(見相簿)



嘉義市區→太保市王氏家廟王得祿將軍墓嘉義市史蹟館→嘉義市火車站()56公里



 

早上大伙七點起床,妹子又將單車弄上車,讓我在市區台18省道上附近下車,今天沒下雨,天氣稍嫌陰涼,只要不下雨都好,再度開始長征最後一天的旅程。


嘉義原名諸羅,據說是清皇帝乾隆為表嘉邑百姓平亂有功的義風亮節特改為嘉義”,今日的行程要先到太保市找王氏家廟,王氏家廟是王得祿將軍的家廟,本來不在行程內,是出發前一天臨時追加的,出身太保的王得祿也因平亂有功,被封為太子太保”,正因此才有太保地名的由來。沿著台18省道往太保市方向,人車稀少,記得上回來是約五年前高鐵嘉義站完工時,嘉義站就設在太保市,也是嘉義縣政府所在地,縣政府附近除了幾批透天和商家,加上一所商職,放眼望去一片荒蕪,還說故宮南院要設在此,當年我連一間加油站都找不到,五年過去太保市區已闢建自行車道,兩旁不時看見婦孺聊天;雖然已吃過早餐又覺得餓了,找了一間涼麵店叫一碗,乍看之下,這涼麵真涼得可以,沒什麼料,不過吃幾口還覺得好好吃,一定是醬料的關係,我把整碗吞了準備起程。市公所這條街就可以看見王氏家廟。


王得祿官拜水師提督,是台籍一品武官,家廟原址是水師提督府,但被日本人拆除,王氏家廟由後代維修,走進家廟,一位阿伯正在打掃,他是王姓子孫,兒子也在高雄上班,和他聊一會兒,老伯告訴我這院內石碑原有12,讓他逐一買回,父母早逝,由兄嫂扶養成人的王得祿,在家廟內還供奉嫂嫂的畫像,1841年王得祿72歲病逝於澎湖,遺訓"此身雖歿,此心不灰,生未能懺逆夷,死當為厲擊賊",道光帝也追縊為太子太師,看來這家廟內的牌位也有170年歷史了,阿伯好心地指引我王得祿將軍墓位置,時至响午,那碗涼麵飽了我的小廟,於是頂著烈日我出發找尋王得祿將軍墓。


 


民間相傳王得祿之所以如此飛黃騰達,乃因父親王必敬所葬的墓地風水絕佳庇蔭。王必敬的墓地位在太保市頂港仔墘,據說那是個「絲線吊銅鐘」的地理。地理師因為不滿王得祿做官後對他的漠視,故意要破壞墓地風水,因此他告訴王得祿必需在父親墓後掘溝渠,官場會更加得意。王得祿不疑有詐便遵照行事,沒想到溝渠一掘開,就是斬斷了絲線,銅鐘即倒下,而被隱喻為銅鐘的墓,墓碑即向前傾倒,王得祿也因此很快就逝世了。


阿伯告訴我將軍墓在往新港交界處,我沿台18往新港方向,好像又犯了方向迷思”,覺得自己一直往前走,其實是在繞半圓形路線,不遠處來了一個年輕人,看他單車上的背包不知打那來的,我騎在這邊朝他看,他騎在對邊朝我看~~真是瘋了!


熱得要死仍舊找不到墓位,這兒沒幾戶人家,偌大的農田沒個人影,幾經詢問也沒結果,原來說將軍墓還真不曉得,要問王得祿墓就無人不知了,好比長征頭一天,問道東堂沒人知道,講鄭家古厝或許就有人知道,我騎過了橋又過了村,經過不少墓地,看來將軍墓不遠了,原以為是不小的建築,結果是小山丘似的地方,將軍墓佔地一公頃餘,是一級古蹟因此有人維護,為了墓地的肅然與尊重我未走到墓庭,只有在墓埕景仰,墓埕地有設立兩兩成對的石象生,石象生代表的是帝王將相的儀仗, 清代明文規定,石象生配置的對數及形式,按官職而有所分別不可隨便設置,王得祿墓的石象生是用大塊石材雕成的人物或動物,除了表現墓主生前的顯赫外,也有護衛之義,規模為全省之最。一代將軍與夫人在此長眠,王得祿的忠孝節義值得後世緬懷,這也是我在長征前晚臨時更改行程的原因。拿起我的小法寶指北針,墓地是坐艮向坤,也就是坐東北朝西南,頭頂的烈日照下來,墓地四處無人,只有我一個,這要是一般女生大概溜了,我一定是吃了熊心,才會敢在這裡遊蕩~厚~膜拜一下王太師之後離開。

 

自小道上繞出來又找不著路了,這小地方路標也不是很清楚,問路人是七問八不對,好不容易來到大馬路,看到嘉義替代道路的指標,於是我沿著指標騎,下午2點多的火車,希望長征五天在今天下午扺達高雄回家看兒子,可已經快12點了還得到市區的蘇周連宗祠,再不加緊腳步會來不及,實在在這耽擱太多時間了,我不禁也緊張起來,沿著指標騎快半小時了,來到省道路口的相館,想說底片快用完了再加買,不料向店家問路後又成了我另一個惡夢,老闆和兒子告訴我我走錯了,嘉義市區往這走會更遠繞一大圈,我回答是照著替代道路的指標的阿,照我的感覺嘉義市區應該在那頭才對,店家信誓旦旦地說我騎的來時路才對,從來時路繞到太保市區再回到嘉義市區較快,我納悶地走出店家,望著陌生的街頭決定聽從店家的話再往回走,太保市區是我早上來時的台18線,到了那我較熟悉。汗水淋漓地加把勁往回騎到三叉路口,正在停紅燈時,旁邊停了一台警車,我看了看,心裡在想到底要不要叫住警車哩???又不好意思,呆了半响繼續騎,過了路口兩台機車也停紅燈,怕騎錯還是問一下,於是我攔住婦人和阿伯,詢問他們往嘉義市區的路,兩人的回答令我錯愕,他們說”你騎來的路對阿,你又往這騎到太保再到市區等於多繞一大圈”,我吃驚地表示省道上的店家是這樣告訴我的阿!這下慘了,我快要起笑了!!!最怕這種辛苦騎了大老遠結果跟你說騎錯方向又往回騎,然後往回騎又聽到騎來的路才是正確的~天阿~我好想宰了那個老闆說~哎~我決定自這騎到太保市回到熟悉的省道。


 


看到自行車道即知太保市到了,我又得過兩座橋再騎1小時才能回到市區,時間已是下午1點半,還有1小時要搭火車,看來蘇周連宗祠會來不及,我又捉個警察問,得知史蹟館的位置,趕快拼命地騎,史蹟館和射日塔位於嘉義公園內,雖然不遠,但公園面積頗大,為了找史蹟館還費了番功夫。史蹟館是日據時期神社的齋館,以檜木製成的仿唐風建築,館內存放一些嘉義史實資料和物品,而且禁止拍照,不過我還是偷偷地~偷偷地找個沒有攝影機的地方照了一張。嘉義發展很早,有不少古蹟因為趕火車來不及好好遊賞,實在扼惋,心裡期待擇日再訪,也讓史蹟館成為我長征五日的終點站。


照例牽著單車上火車,不過兩鐵頭一次搭電聯車,不像復興號有單車專屬車廂,還好非假日人潮不多,因此按列車長指示停在尾節車廂,拿出我預備的繩子將單車勾住避免晃動,一站過一站…這就樣的慢車,速度緩慢地行駛以前騎過的鄉鎮,漸漸地..家鄉左營勾勒出夕陽無限好的美景。


經過五天的跋涉回到左營,我愉快地飛奔在車道上,只差沒放手拉(因為不敢),兒子不斷地催促電話~卡將回來囉!


 


 


 




 

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鴻雁 的頭像
鴻雁

鴻雁~

鴻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