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下座後去阿母家,去晚了,阿爸和阿母已經午睡休息了,阿爸是神教士的睡姿,阿母微弱的氣息,但是還能聽見她的呼吸聲...阿母變形的左手緊縮著放在下顎...曲身的躺姿,上回要我幫她抓抓背,循環差皮膚癢了..44年前的今天,阿母生下么兒的我,這麼快...晃晃半生過去,兒時的記憶彷佛不久前,那張泛黃抱著我在蓮潭邊的照片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鴻雁 的頭像
鴻雁

鴻雁~

鴻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